拿什么续写我们的地久

雨淅沥淅沥的下着,你嘶喊道:难道只有天长,没有地久吗? 前序 我背对着你,这样的场景在多少电影里上演过,如今,却是这么真实的来到我的生活。多么苦涩的无奈,我头也没回的狠狠点头,只有天看到点头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朋友们对我最多的评价就是心狠,听多了, ...

单车恋人

从来不会觉得一个身高173的男生不会骑单车有什么大不了,就像我从来不会觉得坐在你单车后面有什么丢脸一样。 北方的夏天,很清爽,没有南方的酷热,微风徐徐地飘了进来,惊醒了一张张沉睡的脸,我紧靠着你的背,望着身边一直在倒退的风景,心里莫名幸福。 两年前,我告 ...

痛彻心扉的迷乱

仰望天空,我不是在追逐什么,只是,在内心深处的渴望正在呐喊着我寂寞 学着等待,享受孤独,忧伤刹那渗入了灵魂深处,缠绕心间的幽暗何时才能了? 引言文。赵雅婷 寂寞,是一个最有杀伤力的幽灵,刺入心的最深处却不见血。等待,是一种最无边际的漫长,它的尽头直延伸 ...

我爱你却不能爱,你知道吗?

我爱你却不能爱,心里仿佛在滴血,而你却不知道,也许你根本就不想知道! 我是个受伤的女人,曾经有自己的温馨家庭,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离开那个自己用心珍惜的家,但是我还是被老公赶了出来,带着对家的眷恋,带着对孩子的愧疚我离开了家,那时候几天的时间仿佛 ...

我输了做人的底线,因为一切都成为了现实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相遇在人海,相系在网络,从MSN到电话,从电话到见面。一切都发生在不为人知道仓促又短暂的时间里。准确来说,是男孩一门心思,单恋着女孩。 但是无论男孩追了女孩多久,女孩都没有答应,不论什么原因。 其实有人常说,坏男孩都是因为被好女孩伤害之 ...

表乱喊帅哥!成为下两个生命的结束者

明明和奇奇是高中同学,明明是一个聪明又帅气的男孩。。却很少说话,是女孩子心中沉睡的王子。 奇奇同样也被明明吸引,于是奇奇老是有意无意的请教问题。。日久生情,他们就这样的成了男女朋友。 然而日子久了,奇奇发现和明明在一起。老是找不到话题,如果不是她先开 ...

跳来跳去的女孩

一 我叫她尹小跳,是我从书上看到的名字。 她说她不会循规蹈矩地走路,她喜欢跳来跳去地走在路上。肩膀耸动的频率与时钟的秒针一样。她偶尔会失踪一天,骑单车在老城区转来转去。老城区的地下全是煤矿,居民们已经集体搬迁到新城区两年了。这让她的爸爸妈妈还有戴眼镜 ...

孩子,你那边有雨

一天夜里,就要熄灯睡觉时,我突然有些想家,想念千里之外年迈的父母。我拨通了那串解密思念的数码,接电话的是父亲,他着实为我的深夜来电吃了一惊:出了什么事儿?我赶紧说没事,刚才突然想家,想说说话。说什么话,深更半夜的,你妈睡着了。威呢?是不是也睡了?父 ...

一纸遗嘱两份母爱

经不住小芸游说,她妈妈终于同意跟我爸“接触接触”,就等我全力攻克最后的堡垒了。可在我一轮轮“苦口婆心”的规劝下,父亲总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才50岁,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一个人寂寞地度过晚年。 小芸的父亲早在四年前去世。我和她在一次闲聊中突发灵感:既然我们 ...

一箱画带来一生追悔

我的两个舅舅反目成仇好多年了。尽管母亲反复做他们的工作,但他们依旧谁也不理谁,在一条街上住着,形同陌路。甚至连孩子们都不往来。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外婆的一箱子画。 外婆是大地主家的小姐,陪嫁过来一箱子画,虽然历经“文革”还剩下不少,有好多出自名家之手。 ...

真的,我爱你,单恋

在别人眼中,你是很多人迷恋的对象,在我眼中,你是万人迷,但我,却只能站在你被人捧得高高的舞台外围外默默地看着你。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你最好的男性朋友,2年多的时间,从普通,成为挚友,然后......没有然后了。 你的生活总是被很多人围在中间,而我,却不清楚我 ...

最终的爱

一、 楚楚是个洗头妹。 来武汉的时候,她16岁。 她瘦瘦的,怯怯的,站在店铺里,像一枝青稞花。 汪洋第一次见到楚楚是在那家理发店里,她非常勤快,不停地忙着为顾客洗头。 这家理发店是汪洋经常光顾的小店,在他上大学的正南端,午间休息的时候,他来到了这里。 楚楚 ...

让生命活成一树花

她是差点成了我婆婆的人,但后来,我们成了朋友。 第一次见她,是在商场里。我们一起买化妆品,她穿一袭的长裙,米色,披红色的绒风衣,五厘米的金色高跟鞋,头发是很长的大波浪。我以为,她是公司的高级白领,不超过40岁,她脸色极好,皮肤细腻,而我正青春,只一条 ...

我们曾这样受父母虐待

当我们是婴儿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接收到父母亲给我们无条件的爱,但是这样的爱对我们而言,接受的时间及分量都太少了!很快地,我们就开始接受有条件的爱。我们的父母亲在内心深处受到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影响,他们也认为我们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才会是有用的、有价值 ...

踮起脚尖就更靠近阳光

车站入口处,她笑着跟我话别,跳着进去,突然又跑出来,搂紧我,伏到我的肩上。有温暖的液体,濡湿了我的肩。 一 认识小鱼的时候,小鱼还在一家杂志社打工,做美编。我常给那家杂志写稿,基本都是小鱼给我配插图。她配的插图,总有让我心动的地方。如果说我的文字是咖 ...

胆小鬼,你总是自作聪明

他暗恋着她。就在那个夏天,邂逅后简短的相处中,他甚至还没看清她的脸庞,鬼使神差地,他恋上了她。被她一头秀发吸引,被她的言谈举止迷惑,他触电了,他暗恋她了。 他总认为她对他很好,认为她也喜欢他,他的心越发被她挤占,可他不敢跟她表白,他总是默默地呵护她, ...

母亲的胸怀

在“动物世界”节目中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只芦苇莺正卧在巢里孵蛋,也许是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憧憬中吧,它显得那么温柔而兴奋。此时它并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远远地透过树叶缝隙在“偷窥”它。也许是一天或者几天没吃东西了吧,饥饿的芦苇莺四周看了看觉得宝贝们 ...

超凡的母爱

墓碑上,没有她的名字,没有她的生平资料,只有一行文字:“一个全身上下都闪烁着母爱光辉的人。” 这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在一个风大雨大的夜晚,一辆车将她从斑马线上撞飞出去,肇事车又在茫茫夜色中逃逸。她又是幸运的,我们交警和医院、保险、社会保障等部门统筹协调 ...

亲爱的小螃蟹

我给妈妈打电话,聒噪了一通,敛容说:“螃蟹呢?”仿佛这才进入了正题。 我妈就恨我这一点,说我对狗比人好。她老人家小时给狗咬过,因此大半辈子心怀对狗等的深仇大恨,永远与之保持半径10米开外直距。可是现在,我回家去的时候,看见螃蟹正趴在她的棉拖鞋上,棉拖鞋 ...

一个男孩五年对一个女孩的爱只有增没减

一个男孩五年对一个女孩的爱只有增没减 某年的夏天他们两个都在一所学校都在上学、 一个男孩下课了和他一个朋友去洗脸、 一个女孩在水池边洗衣服这个男孩从哪时开始爱上了这个女孩、 后来经过朋友介绍、男孩又跟女孩写情书、女孩终于同意了、 他们两个在一起走过了几个 ...

飘远的手帕

盛夏,走在幽静的林荫小道上,额角上仍然渗出豆大的汗珠。朋友递给我一方手帕,是一方散发着幽香的洁白棉质手帕。擦在脸上,舒服极了。回家问妻子,问女儿:家里还有手帕吗?一齐回答:嘿,现在都有纸巾,一次性使用,又方便又卫生,谁还要手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

女儿,我在听

午夜的电话铃声似乎总比白天更刺耳、也更急促。被惊醒的我从床上一个激灵坐起来。电子钟上红色的“12∶00”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诡异。我想起远方的亲人和朋友,各种可怕的猜测涌进脑海:急病?意外?暴力? 我一边推醒丈夫,一边心惊胆战地拿起话筒:“喂?” “妈妈…… ...

奇特的家书

10多年前,我在一所民族学院读书。班上除了少数几个汉族学生外,大部分同学都是少数民族,来自偏远贫困的山区。也许是家乡偏僻的缘故,他们几乎都很少与家人通电话,信件往来倒是很常见。 作为班长,我的一项工作就是每天午休前站在讲台上发信。我留意过,“多吉”这个 ...

时间会告诉你

她嫁给他的时候,刚刚20岁。而他,则是比她的父亲还大了两岁。 这样的结合,当然绝少有人来祝福。她的父亲,早已咆哮着与她断绝了关系。母亲忍不住,结婚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人却是哭得说不出话来。他前妻的两个孩子,不仅不来参加他的婚礼,路上碰见了,是连招呼也不 ...

牵手!太阳岛

第一章 南京,绝对是一个让我充满罪恶与幻想的城市。因为这里曾经让我充满对爱情的憧憬,对事业的向往。这里美女很多,多到你目不暇接。可是,这里除了美女多,也没有你值得留恋的地方呢! 一家人生活在南京应该是很快乐的,最起码有足够的经济来源和物质保障。虽然每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