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印记

今日又与之偶遇了,偶遇着的美丽瞬间。 你看,在这玉润洁白的瓷面上竟出现了一道彩虹丝带,红橙黄绿青靛紫,层次分明又相互晕染着依次排列着。 这七彩的浮影,好似动漫节上美丽女郎七彩的秀发,卷曲的,在那儿微微拨动着,迷醉了你的眼,融化了你的心...... 另一 ...

乡间小路上浅谈成功

问:师父,您是怎么看待成功的? 答:成功不是偶然,也不是想成功就成功,成功是一种自然。 前不久,在弟弟的婚宴上,等来了奶奶最小的弟弟、与大伯同龄的舅爷。生命中出现不足六次的过客,如幻象般浮现而过,音容笑貌有所觉知,情感连接完全为零,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 ...

闲临古帖洗心尘

古典的《高山流水》从音箱中流出,我端立书桌边沿,喧哗的街道此时变得宁静,秋后的天气凉凉的,习习的风不时透过窗纱,拂进书屋,面对王曦之的《兰亭序》,顿时感觉众多文人雅士就在身边,正在畅叙幽情,我听着很是着迷。从潺潺的乐音中,我仿佛看见先秦的琴师伯牙在 ...

赵公山传奇

赵公山,雄踞岷江源头,俯视巴蜀大地,是一座钟灵毓秀之山,是一座藏金埋玉之山。但其名称的来源,历来说法不一,概括起来,主要有“赵昱说”和“赵公民说”两种。 “赵昱说”来自于唐代柳宗元的《龙城录》,《龙城录》载,赵昱为隋人,隋炀帝时屡次征召不就,后为蜀郡 ...

清粥小菜

陇南民歌有句唱词,说道:清粥照得月亮明,菜帮吃得牙花疼。是说生活困难的年景,人们只能喝清溜溜的稀粥,吃老菜帮子腌的咸菜。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我们全家随我父亲住在黑龙江虎林县一个国营农场里,几乎顿顿喝 ...

秋日的家乡

喜欢家乡的秋色,是因为它不仅天高云淡、月明风清,还因它青山碧水筑起的秋景盛况,到处洋溢着稻谷醇香,无处不赋诗情画意。中秋佳节回家看望父亲,当我一踏上家乡那片热土时就心潮澎湃,喜悦、兴奋、慷慨、激昂都 ...

不信邪道黑势猖,穷书本怒写土匪道

不信邪道黑势猖,穷书本怒写土匪道 土在飞,飞在土。 谐音部,一条邪道上的黑势力土匪,一团黑势力的土匪呀。问我泪,我泪水为什么比盐水还要苦;问我泪,我泪水为什么比海水还要多。 草根在弹唱,流水洗浊黄。黄土造的高坡歌谣,唱呀,唱呀!眼底下万条沟壑,死掉的日 ...

秋未雨

雨天喜欢站在窗前看外面的雨悄悄地下,烟雨朦胧中,天与地,缩短为一场雨的距离,世界浑然一体,思绪不再空旷,遥远。 这个秋天一直没有雨。 灰蓝色的天空。 是没有收到我的思念吗?也或者思念太多,取代了雨? 心情却格外潮湿。 走在路上,风已有些寒意。一片枫叶飘然 ...

弯弯的杨柳

柳树没有松树的伟岸挺拔,也没像杨树那样正直不屈。柳树具有极顽强的生命力,是任何树种不可比拟的,柳条插土就活,人们把它插到哪里,它就在那里成活、成林、成阴。正因为柳树的本质和性格,无论在寒冷的北方还是 ...

游禅堂崮

禅堂崮,大概与佛教的禅宗有关吧!这是看到周末天气不错,请一个驴友推荐户外路线,提到临朐禅堂崮时,我心底涌起的第一个想法。所以在几百米外望见山前一尊高高矗立的金色塑像,而驴友介绍是前不久刚竖起的老子像 ...

观音山记

观音山是泗南江镇田房村境内的一座高山,海拔1714米。该山在墨江县地图上的标准名称是“坝洛尖山”,以山下的坝洛寨子得名。在田房村,观音山不是最高的山,比如大箐山海拔高度2082米,比欢音山高出368 ...

行走是一种风景

想写点文字,为春天的花、秋天的月,为日复一日的梦想、为消逝的激情,或许什么都不为。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的诱惑,丰富是拥有了内在世界的宝藏。平凡的日子充实而温馨,把细腻 ...

小人物怒扑黑势刀

小人物怒扑黑势刀 是云,是水,浇灌了旷野声音;是山,是河,笔画了不灭的生活。 无尽的生灵啊,佛送的一粒种子穿透死寂沉默,来到一滴水中,抓住一滴水灼热透明的河须。小小手臂,摇呀!摇呀!摇出一首生命花树的传奇,传奇一个卑微小小而又伟大的生命天宇,挂满不曲 ...

乌江鱼之随感

朋友即将远行,抛夫别子去异地继续升造学业,要好的姐妹便你昨日作东我今日请客地大家一起聚聚,只因了今后不再能与她朝夕相处。 朋友已买好明日的车票,今晚的聚会当属“扫尾工程了”了。带着些离情别绪,我们一行人携儿带女在“乌江鱼”火锅店纷纷落座。这个地方不陌 ...

青春末班车

我喜欢独自一人,坐在末班车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静静的一个人,就这样坐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在夕阳的余晖下,看着车窗外的熙熙攘攘。隔绝了浮躁的繁华,任凭污浊的喧嚣,充斥着我的鼻腔、熏辣着我的眼睛 ...

深山有古刹?

我曾多次游过都江古堰,也多次爬过青城山,却不知道都江古堰与青城山之间还有座赵公山。? 过了大年起来,听朋友津津有味地说起赵公山,津津有味地说起大年初一在赵公祖庙领到的财源红包。好奇心驱使着我,周末这天,借助高德导航定位,我专程到赵公山一探究竞。? ?出成 ...

与三晋名家葛水平漫聊

2019年七夕节,秋雨淅沥,却无法稀释一颗朝拜之心的热忱——我专程到长治拜访三晋名作家葛水平女士。在她的“楼上楼”客厅沙发上,她盘腿而坐,轻声慢语…… “做大事的人,他(她)的苦楚是不为普通人所知的,而我们常常被一些表面的东西给迷惑。很多人就是‘哎呀,他 ...

再访石道人

一周前从青州上洋河村北山上,远远地隐约望见了躲在浅霾后面的石道人山的轮廓。想像着卓立山巅形态各异的一尊尊石状巨人,再访石道人的念头便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去年春天,曾与一驴友从青州王坟镇的北道村,按照 ...

寂寂时光,守心自暖

昨日说好的雨雪,今天并没有来,只是空气里带了些忧伤,雨雪不知跑去了那里。冬天本是雪花盛开的世界,过去的冬天,雪花总是有点稀少,没有雪花的香味也就罢了,空气里到处充满着烦躁不安的骚动。立春以来,只要是湿润的空气,是雨是雪,已经无关紧要,万物对于雨水的 ...

那个山里的小女孩

下午漫步乡村小道,经过一农家小院,虽说是幽处偏僻的山中,可是房子都盖的极气派,白砖红瓦朱漆门,屋内衣橱家电林立。 院子里极是安静,小凳上坐着个看来像是刚会走路的小女孩,手里正捧着一碗白米饭,没有菜,一大勺一大勺往嘴里喂着。 举眼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这 ...

觅蝉

夏天如每日的晨昏一样,总会如期而至。可这个夏天,有些安静,安静到空气中总是静悄悄的。在这静悄悄的气息里,我想起了一种声音,一个在我生命的夏天不断重复的声音,蝉声。忽地,蝉声没了,这让我有些不习惯,有 ...

午夜,我徘徊在你的窗前

那熟悉的身影,记忆无限延伸,园林深处,你我牵手,漫步林间小道,似乎感到那温热的呼吸和温度。午夜,昏黄的灯光,让思绪愁苦泛黄,让思念重叠加深,让盼望飘向你的跟前,与你促膝细语。迷人的夜色,是我的陪伴, ...

揪心杂病论

比正常人多出了一个礼拜的假期,正常人都会觉得爽的飞起。但我的这个假期,全部贡献给了临床的医疗研究,故事还得从3个月前开始说起…… 五一之前,我发现我的脚下边长了几个坚韧无比的茧子,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它整整两个月无论我是泡脚还是拿指甲刀剪,都没用。那时 ...

致我的女儿

女儿: 很多年都没有写过信了。二十三年了吧。这是二十三年后第一次写信。上次写信,我刚从学校毕业,如今,你也从大学毕业了。 二十三年,社会变化太大了。老妈毕业的时候,国家还管分配,我拿着报到证送到教育局,只是等了一年,就有工作了。今天,你同样拿着报到证 ...

秋千

秋千像一首悠悠的歌,在悠悠的风音伴奏下飘吟出独一无二的旋律。她是花园里萦绕的短笛,吹奏出一幅清明上河图;是丛林中的彩蝶,飞舞出她特有的霓裳羽衣舞。电视画面上的秋千一般都是木凳铁链型。木匠出身的祖爷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