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造,铸造人

发布时间: 2019-11-07 22:56:02 来源: 月光文章网 栏目: 优美散文 点击: 327

(一) 我穿着棉袄棉裤,戴着耳暖,脸上依然冷嗖嗖的;我看到老柳却穿着秋衣秋裤,秋裤挽到膝盖之上,他用毛巾撩水洗腿洗脚呢! 此刻,夜班的师傅们差不多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准备撤离,白班各工序的人员在陆续到来,叉车在转运工件,装载机在把多余的黑砂子抓起来运走

铸造,铸造人

  (一)

  我穿着棉袄棉裤,戴着耳暖,脸上依然冷嗖嗖的;我看到老柳却穿着秋衣秋裤,秋裤挽到膝盖之上,他用毛巾撩水洗腿洗脚呢!

  此刻,夜班的师傅们差不多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准备撤离,白班各工序的人员在陆续到来,叉车在转运工件,装载机在把多余的黑砂子抓起来运走。不停歇的时间,不停歇的工厂,在红彤彤的太阳下忙碌着……

  我看着老柳这样藐视着寒冷,问他:这样——不冷么?

  老柳看了我一眼,说道:习惯了,不洗洗,没法穿衣服。说着,他继续打扫卫生。我看到他光光的脑壳上泛着的一丝光亮,心想,这小子真是钢铁侠!

  光头,是老柳的个人招牌。相比车间主任老朱的聪明绝顶,老柳是有意识的剃光头——我还真没有见过他留头发的面貌呢。据说,他每天都要打理他的脑袋,每天都要剃一遍,绝对不让头发有出头之日。不修理,反倒不舒服呢!这就是习惯吧,就像数九寒天,他穿着单薄的衣衫在露天洗澡一样。不过,洗澡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老柳是夜班的扒件工。铸件浇铸完毕,冷却一段时间,他就要和同事们拣铁豆,翻砂箱、摞砂箱,把铸件从黑色的砂子里扒出来。刚浇铸完的铸件不可能短时间内降至常温,他们往往在高温下就投入战斗,车间外地冻天寒,一墙之隔的车间里堪比酷暑。——不,比酷暑还要酷暑。据有心人测量,车间内温度可以达到80摄氏度。鸡蛋捂在砂子里,能给捂熟了。老柳穿秋衣秋裤也不觉得冷,汗水很快湿透衣衫,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整个人就像在水里捞出来一样。汗水,依旧滋滋滋地往外冒,挥汗如雨在老柳身上得到完整形象的诠释,汗水洒落在黑色的砂子里,瞬间无影无踪。翻砂箱时,被高温铁水烘干的砂子腾升起一团尘雾,人就在这尘土飞扬中穿梭,他的脸上,因黑色尘埃的附着,汗水的冲刷,一道黑一道白,或者凌乱不堪,像个小鬼。

  这就是铸造人的写照。老柳,只是千千万万铸造人中的一个缩影。

  (二)

  看到这样一个比喻,说若把企业比作江湖,那么铸造行业就是江湖上的丐帮,你如果有机会走进铸造厂,看到铸造人的劳作场景,你一定会说,这个比喻还真是恰当。

  铸造,别说别人把这项工作看做是最低等最下贱最没出息的工作,就连我们铸造人自己,当别人问及你干什么工作时,也支支吾吾,羞于出口,或者干脆就说,我干**,压根儿不提铸造两个字。几乎没有人堂堂正正,声音洪亮地说:我是干铸造的,我为自己是铸造人自豪!

  这是一种最不受人待见和欢迎的工作,连干这工作的人自己就瞧不起。就别说他人了。自轻自贱归自轻自贱,牢骚满腹归牢骚满腹,工作还是要继续,因为生活在继续。说是热爱劳动,劳动光荣那是有点高大上,为生活,为生存,这倒是实在话。

  铸造,也叫翻砂,翻砂是铸造的俗名。我的同事,苗大侠,早先在一大型国企的翻砂车间干过,又脏又累,不干了,重新报名招工,期望分配到一好车间,分配时分到“铸造车间”。心想:这下可脱了苦海了,再也不跟黑砂子、铁锨什么的打交道了。到车间一看,还是黑乎乎一片,TMD,铸造,不还是翻砂?

  为了叙述的方便,我先引用百度上的一些文字,来说明翻砂或者铸造的概念。

  铸造:是将液体金属浇铸到与零件形状相适应的铸造空腔中,待其冷却凝固后,以获得零件或毛坯的方法。铸造是现代装备制造工业的基础之一……农机40~70%,机床70~80%的重量都是铸件。

  铸造工艺通常包括:铸型;铸造金属的熔化与浇铸;铸件处理和检验。铸造生产包括造型、熔化、砂芯、配砂、清理五大专业技术,被称为“苦、脏、热、累、险”的集合体。

  是的,脏热险,这是铸造人的工作环境;苦累是工作给予的赏赐。扒件工老柳的工作可以说是脏热的代表。热是高温,扒件工只是经受热砂子的辐射。而浇铸工则直接接受高达1500多摄氏度铁水的烘烤,我们对浇铸这一工序称作“倒火”,这个说法比浇铸生动形象,浇铸工穿着高温靴,戴着眼镜,端着重达四五十斤的铁勺,把1500多摄氏度的铁水浇灌到打好的型腔里。这可是面对面的接受高温的烧烤辐射啊。那种炙热,让人恨不得立时踏进冰窖里。防护再好,没有长眼的铁水有时也会钻进人的衣领,或者靴子里,衣服也有烤焦烧着的情景,烧伤烫伤是家常便饭。此外,身上磕碰划伤也是此消彼长,危险时时刻刻潜伏在我们周围,不知哪个时间它就会来访。你无法预知,有时甚至躲避的时间都没有。我的几个同事,甚至不幸被铁水溅到眼睛上,以至于永远关闭了一扇心灵的窗户,留下永远的伤痛……

  脏的载体是无数细小的粉尘,比面粉还要细的粉尘,只不过粉尘是黑色的,含有多种有害物质,最多的应该是铁元素。这在清理工序表现的最为清晰,粉尘落在墙上,衣服上,肌肤上,受潮或者被汗水浸泡,都起化学反应,变成了红褐色或者浅黄色,衣服是洗不掉洗不干净了,附着在肌肤上的那些颜色,往往成为人们判断我们干啥工作的依据:“一看你这样,就知道是干翻砂的。”那些被吸入到肺腑中不能排除来的粉尘,则成为身体健康潜在杀手。

  极端恶劣的工作环境,超强度的体力支出,摧残着一个个青春或者曾经青春的身体,可是,每天醒来,铸造工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工作场地,用血汗给企业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也为家庭支撑起一片从容的天空。

  (三)

  老柳就是这样子的。

  我和他虽然不在同一个工序,但是相处很愉快。工作间隙,我们会聊两句,他给我讲他的孩子们。他有两个孩子,女儿是亲生的,侄子很小就没有了父亲,母亲改嫁,老柳承担起抚养侄儿的义务,跟自己亲生的一样。前几年,侄儿上大学,老柳一个月几千块钱的收入几乎大半给侄儿充当了学费生活费,手里紧巴巴的,除非累病了,老柳轻易不歇班。现在侄儿研究生要毕业了,不怎么花他的钱了,老柳才喘口气。侄儿很争气,研究党史,跟导师合着了几本书呢,还有稿费,侄儿还想继续读博士,有几个导师争着要他……

  老柳跟我讲这些时,言语欣慰自豪,他的血汗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还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吗?我为老柳高兴,看到阳光下他的秃脑壳,我仿佛看到老柳未来的人生也是一片光明了……

  (四)

  有人说了,铸造,有什么难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只要有力气,这活儿,傻子都会干!

  这话说对了一半。会干,可能都能干两下或者几天,但是坚持下来,干好铸造,也绝非易事。没有健壮的体格不能胜任它的繁重,这是干好铸造的硬件;有了强健的身体,没有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累的精神也干不下去,精神支撑是干好铸造的软件;这是种好汉子不干,赖汉子干不了的工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企业是个营盘,迎来送往,不知轮换了多少茬工人这当中,有许多人是长时间超强度的劳作,腰肌劳损,或者腰椎间盘突出,不能继续胜任繁重的工作而被迫离开。更多的淘汰的是那些羡慕高薪又不肯付出的求职者。所以,对能够不怕苦不怕脏不怕累留下来的同事,我都抱着深深的敬意,下面要说的是一个女工的故事——

  那天,应该是一个夏天的上午,埋头劳作的我隐约感觉有身影在身后晃过,扭头一看,看到一个青春的背影,匀称的身材,高挽的发髻,还戴着头花,上身是绿色的背心,下身穿黄红方格的裙子,露着半截小腿。背影很耐看,我不禁多看几眼。她面朝同事,看同事用磨光机或者电锉打磨着一个铸件。她的身边是铸造车间的王健,当时我才认识他,看来是王健领人来找活儿干的。这个女的是王健的媳妇?

  看这小媳妇的背影这么受看,那想必是很漂亮吧?果不其然,她有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一双杏眼忽闪着,如水般盈盈流动着。我赞叹她的美丽,却内心升起小小的“鄙夷”:这么漂亮,干这活儿,能行吗?肯定是三天大回门!

  我是深谙铸造的艰苦的。又深知车间里打败过无数嫌脏怕累的求职者。这个小媳妇,又这么漂亮,绝对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摧残”,她只是又一个过客罢了。

  但这次我却真的看走了眼:她不仅留了下来,而且干的很好。没有看上去那样娇气和脆弱。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个小媳妇还跟我有几多渊源呢——

  她跟我妻子在一个工作台上工作,两人一东一西。那天说起话来,她说要回娘家。妻子问她,娘家在哪里,她说很远,在刘寺。

  妻子一听,刘寺很熟啊,我家就跟刘寺搭界呢。刘寺哪里啊?

  她报了自己娘家的村名。唉,嘛也别说了,咱们邻帮乡,我是望店的。在他乡遇到地域接近的“老乡”,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那——望店的某某某你认识吧?她说出了我父亲的名字。

  妻子笑了,可只是认识啊,他是俺孩子的爷爷。你怎么认识他?

  他是我小学老师。

  哦,这么说来,她应是我的师妹了。她人漂亮,名字也漂亮。大名是董圆圆——这让我想起我喜爱的京剧演员董圆圆。不过,她的小名更好听:凌云。高端大气上档次啊。她和妻子工作上是帮手,生活中也照应着,一起回老家,坐公交或者王健开车,于是王健和我也相熟了。我们成了好朋友。

  王健名如其人,30岁不到,正是大好年华,青春健康。像他这个年龄段的,能干铸造,而且干嘛嘛行,实属不易。王健上夜班,跟老柳搭档扒件,也能干浇铸,造型也是一把好手,是厂里的多面手。他夜班完工,稍事休息,下午接着造型,他创造的月薪8600块钱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王健特别健谈。我猜想,圆圆远嫁给王健,怕是中了王健“甜言蜜语”这颗糖衣炮弹的“毒”吧?他脑子好使,懂得很多,尤其是拉起汽车的话题来,那是只有你当听众的份儿了,你根本插不上嘴。他年纪不大,却是老江湖了。

  王健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去年年底又喜添一个千金,有女有子,合成一个“好”字,加上有美妻相伴,王健这小子真是拥有一个美好人生了。圆圆有王健,更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这里祝愿他们美好生活常相伴,团圆健康到永远!

  这是清理工圆圆的和他夫君的故事,向这样的夫妻档,厂里还有几对,往往是丈夫干造型,妻子干清理……

  (五)

  没有节假日,即使法定的节假日也是看人家过而自己却在挥汗如雨地工作。

  平常吃饭很吝啬,舍不得吃,舍不得喝,同事或者国家每有危难,却能够慷慨解囊。

  轻伤不下火线,洗澡间的角落里,一片片的膏药,告诉我们,曾有多少伤痛在发作,又有多少人在咬牙坚持。

  白班,披星戴月地来,披星戴月地去,两头不见太阳,时间长了,成长中的孩子都不认识爸爸了。

  夜班,白天睡觉,晚上开炉,颠倒黑白,夫妻生活也不正常。

  这些,都是铸造人的经历。

  一个铸件,要经过造型、浇铸,清理等十几道手续才能成为客户手中的满意产品;一块原铁或者废钢,要在烈火中涅盘,才能变换成合格的有更大价值的另一块金属;一个人,要经历怎样的经历、磨炼,才能顶天立地无畏无惧?铸造人的烈火青春可以告诉你答案。

  是的,铸造人卑微,卑微到有时自己也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可是,就是这些社会最底层的劳动者,用自己的青春血汗给企业创造价值给家庭增砖添瓦的同时,也奠基着祖国的机械基础工业,铺设着祖国经济腾飞的跑道。可以设想,没有我们的付出,在精致的写字间里的精英们噼里啪啦打出的订单始终是一张空文;可以设想,没有我们的劳动,天文数字的GDP将减少相当的份额……从这个意义上说,“最没出息的”铸造人干出了最有出息的事,铸造人了不起!劳动,真的无上光荣!

  特以此作致敬铸造人!

本文标题: 铸造,铸造人
本文地址: http://www.ychwg.com/sanwen/youmeisanwen/22665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月光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她,消失在水的中央返回列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