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卖场,秀人生

发布时间: 2019-11-08 08:56:33 来源: 月光文章网 栏目: 优美散文 点击: 369

时常路过菜市

大卖场,秀人生

  时常路过菜市场、大小店铺、超市、商厦,那里人来人往手提大包小包进进出出,流水一般;或有时与我擦肩而过。恍惚间我有时会边想边笑:它们是不是既卖商品、又卖人?那些走出来的人,也是它们卖的吗?是好人坏人?它们除了卖东西,还卖什么?卖不卖故事?

  大卖场,大舞台啊。这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好像是些长双腿会走路的方块汉字,正在共同书写着一篇大文章,脚下的大地就是田字格纸本;抑或在描绘、记录、或点评一个社会?或者,在表演、拍摄一部人类社会纪录片?

  在这里,我时常看见,许多人盛装登台表演各种节目,演出各样角色、生活、人生。

  一

  买和卖,总要涉及零钱、找零儿。多次遇到,对方算错帐的时候。

  有一次买菜,是傍晚,光线有些暗淡,几斤蔬菜6元钱,称好了我付给他一张10元纸币。摊主立马从胸前的布背包里找出4张10元递给我,还低头继续在他的帆布背包里翻找。我一惊,看着他我不知所措,谁错了?我赶紧开动大脑飞速旋转予以辨别。接着他又递过来4元。我想起了自己的马虎眼,他大概把10元看成50了吧?和我犯一样错误了,我也有过类似经历。特别是晚上,有几次病怏怏的头昏眼花筋疲力尽,在一沓纸币中,竟把50元和10元混同了。

  我还真想过,为有关部门提个建议——10和50元纸币,实在太相近:尺寸差不多,颜色几乎一样,都是近似的蓝绿色调;而且,整币图面结构布局完全相同,不啻于一个模子!虽然具体图案各异,问题是,有几人付款时还去仔细分析、研究比对图案差异?两者稍不留意很容易混为一谈。“识别性”太差!至少,应该其中一个换颜色,比如,换成浅紫色或棕色、浅红色;保证一看颜色就可以绝对无误地区分;令其无论光线再暗、眼再昏花也看不错。我还认真地问过他人,原来别人也有过混淆时。

  当时一瞬间,我还真有过犹豫、彷徨:挑不挑明他多付了?退还给他,还是悄悄一走了之?手上的40元吸引了我;我必须承认,钱对我而言魅力四射!但是,我的脚板牢牢地钉在地上!没有动。大我最终战胜了小我,就是说,整个我——胜利了,没有战败、没有坍塌!

  看看他手擎着的4块钱,我微笑着问:我给你多少钱?50啊!怎么了?他倒显出迷惑不解的神色。对吗?不是10元吗?这一刻,被他说得我也开始摇摆,莫非我想错了?我说,你查查你包里,能不能分清,找到我的那一张?他一惊!嗯?在包里最上面,他找到了我付的那张10元;他说,就这张,我才放在上面,他手拿钞票一晃。为了寻找旁证、佐证,我还叫他找,你看看包里有没有50元纸币?他找来找去,很巧合,包里原来竟然没有50元的纸币,仅有几张百元大票和10元币等。这样,就确认我付的不是50元。

  我们随之了结了账目。他脸和脖子烧得滚烫,笑着红脸,紧紧抓住我的双手,摇晃着不松开:兄弟,你是好兄弟啊!谢谢,谢谢你大锅(哥)!

  是的,我还算个好人!但是,刚才差一点就不是了!我也庆幸,我的胜利!

  我没有被“人民币”击毙。仍然站在“人民”中间,我还是“人民”。

  其实,只是一念之差;我若默默转身走开,将一步迈下悬崖!成功地“打入”坏人“内部”!

  平常买蔬菜瓜果,经常遇到类似找零错误,我也有算错的时候,但是数额都不大,也就几元。比如,买6元的东西,给他10元,他又“冲”给我6元。他不是不识数,只是偶尔走神,神经的双脚迈错了跑道。我都是如实说明、主动退给人家。

  有时也犹豫一下,给不给他?给,必须给。不给,我的“心理关”过不去!

  如果不给,我的心,就变色了!虽然,有时眼睛盯着钱,被它吸得,我使劲儿才能“拔”下目光,但是,每次都拔下来了!

  贪图他人的钱财,以后,我会看不起自己。

  等我梦醒时分,会为自己恶心、呕吐!

  我庆幸,至今,我还站着;站成一个“人”字,在地上。

  二

  我遇到过不少好人!在菜市场,在各种卖场,在生活、生命的各个角落。

  有一家程果水果店,我常去买水果。该店不讲价,一分一角也精确计算、如数付账。但是逐渐熟悉以后,几个店长总是给我优惠;不是每次,但多数时候是这样;不是少收钱,是改价格。比如,特价香蕉,一元钱一斤的质量稍差。我随便问一下,旁边一堆稍好的香蕉多少钱?只是了解一下差价多少。他就说,嗯,一样,给你也是一元一斤吧。我仔细一看,才看见有牌价,是两元一斤的。我只是随便问问,所以不会去拿那些好香蕉。再如,该店做活动,香蕉特价一元一斤,我就买了两大块香蕉,分两袋装好,提着去称重、付款。结账小姐说,一人只限买一块儿。好吧,我就退掉,只拿一块儿。一个店长走过来,说给他吧,不要紧。我推辞不要,店长就说叫拿着,没事儿。我推辞几下,人家老是说叫结账吧,我就不便于再强辞,别让人觉得我小家子气,没见世面。只好买下。再是,平时经常是我一问价,某个店长就说,嗯,你买给你便宜点,说出一个低价位。总是给我优惠。

  我不知道个中缘由,又不能直问,有时试探着说,这个不用便宜,我原价买即可。他说没事儿,你是老主顾,买的多,以后常来就行了。似乎是个促销措施?为了拉住我这个顾客?

  其实,我和他们非亲非故、也并不太熟,更没什么交集,也不是朋友。他们这么照顾我,把我弄得不好意思了。以后我就小心了,不敢随便再问,悄悄自己看价格。或者,躲开几个店长远一点,装作没看见他,去问别人。或者干脆谁也不问,直接买。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干脆不去了。觉得成了负担。

  也怕人家私下里,说我为了占小便宜才去。

  现在有这样的人,他热情大方地给你什么东西,你转身走了,他再贬你批你一通,心里看不起你;有人言不由衷,喜欢说反话、让人犯琢磨,说出来的话是希望你拒绝、或反着来对应、回应他,才对他心思。

  哪能老沾人便宜?人家是好心好意待我、对我好,给优惠。心里对他们充满感激之情。可是,我对人家一无所用,帮不上什么。无功不受禄。不应该得这个好处。

  我考虑一段时间,有些犹豫,不敢去了,觉得老去不好!对不起人家,像欠了人家的。以后怎么办,去不去呢?每次要买水果,我都会踌躇一番,举棋不定。

  老是多给,店家也受不了啊。后来,还是去了,只是尽量躲避几个店长,就避免了总是低价、打折优惠。

  三

  菜市场上的菜果,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人呢,亦然。

  有些小贩不好,一是菜价高,反而说是全市场最低价。你近菜摊前看一眼,他就百般哄骗你,说服动员做你的思想工作,软磨硬缠想叫你买他的菜。恨不得用根缰绳拴着你。

  还有的,菜上洒许多水,你不知道她是卖菜还是卖水,把一分钱六斤的自来水,拿来当成菜一斤卖几元钱,利润惊人。

  也有的菜摊卖泥沙,你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卖菜、还是卖土?韭菜里面总是夹着一些泥沙;蒜苗头上,全是一个个泥疙瘩,这泥巴也真是会长,圆圆的,一棵蒜苗很正式、很隆重地配备一个泥球:小圆球,几乎一样大,就像自动生产流水线制造的,甚至说不定是车床车削出来的?再用磨床磨光!圆圆的很漂亮,像金银宝钻一般,精心打造整齐划一;车削完成,加工车间的检查员可能还用卡尺测量过?那泥蛋的直径简直相差不到半毫米,很精密,简直可以装到轴承里面当滚珠了。哈哈。

  许多菜,特别是反季节蔬菜,一般是催熟剂催的,不是正常生长、成熟。有的摊主,回答你的问话时,含糊其辞或者不置可否,而有些睁着眼睛说瞎话,信誓旦旦满口保证是自然熟。比如,冬天买的西红柿,都是催熟剂染红的,买的时候像石头一样硬,切菜时用板斧都劈不开!在家里放10天,等待它软乎点再吃,却还是和买时一样硬如钢铁。我有时手掂着西红柿和家人说笑:就这西红柿,在前线杀敌,比手榴弹还硬、威力更大!有这样的菜农、菜摊一夫当关,咱们的兵工厂都可以歇菜了,全国能节省多少人财物力?

  前几年,还有耍秤杆的——直杆秤——他用手在提绳后面压秤杆,秤杆高高地翘上九霄云外。你看见了,他就马上添一些菜,还谎说给你多加点;可是你再叫他称重,还是远远不够分量!可想而知他原来欠多少。当然,你若发现不了,他就赚了!

  电子秤,也有“耍秤”的——一是不对零,空秤上有重量。二是,他不改秤上原有价格,佯装忘记了。前面有人买过高价菜,他故意不改价。你看见了,他就说啊,忘了!不好意思;如果你不看见,不指出来,他鱼目混珠、就赚了。他忘记改的价码一定是高价,如果前人买菜是低价,摊主一定不会忘记为秤定价!其健忘,有选择性,不是随随便便就忘了!

  四

  前年那次,我去小区边的惠仁药店买多种维生素、钙片。他们的维生素给会员的价格是特价,各种维生素每瓶100片都是一元钱;钙片有两种,2元和2.5元一瓶的。我总共买了16瓶,每种两瓶,一次不能多买,特价药一次只准买两瓶。总共16元,真便宜。

  我没细算,直觉感到似乎有误,好像太便宜了。心里打了个问号。付费、出了药店。闲着没事,我决定给自己出一道“数学应用题”,顺便也表示一下40年不亲近数学的我,对伟大数学之崇拜、爱戴与致敬!其实,也就是小学三年级四则运算水平。

  边走边估计总钱数。也不算核实,就是闲得玩玩儿。像我的老习惯,做数理化练习题,每做完一题,我都会从外围、换个角度,就像跳出题外,不细算,只是概略估计一番,大体上对不对,此法一般很准,能够大致判断方向、对错。

  是16瓶吗?钱数会错吗?算了,头昏眼花的,过一会再向数学致敬吧!塑料袋里面药瓶也不好数,回家再说。忙活一天我也累了,就想躺下歇歇。进家,我顾不得躺下休息,连口水也没喝。把半袋药瓶哗地倒在餐桌上,坐下,摆开。钙片两种四瓶应该是4+5=9元,12瓶维生素12元,总共21元?这么眼瞅着药瓶,数一遍个数基本上总价也出来了。这么一堆药才16元,真是太便宜了;回过头来仔细一想,显然错误嘛!16瓶16元,相当于16瓶全部按照一元一瓶买的;事实上,最低价一元一瓶,部分价高一瓶2元多。少收5元。等于差了两瓶钙片的钱。

  走,去补钱。唉不行,太累,歇歇再说,上床躺一会儿!吃了晚饭再去退钱也不迟。

  上了床,脑子开始胡乱跑马:这去怎么说?几个店员,都听见了怎么办?如果她不在,我怎么办,也不知道她姓什么,没法寻找;如果找她,她的同事会语气怪怪、眼神怪怪地问,你找她有什么事吗?那我就吧嗒嘴了;然后走开,然后,她们会在我背后指指戳戳,说三道四,或猜测我和她是什么关系?如果她在,也不好办,最好不叫别人听见,影响她的形象,得小声嘀嘀咕咕才行!天哪,难办;况且,我不知道哪个是店长,万一店长知道了,还不得处罚她的失误?

  还怕换班——不知道她们几点交接班?别等她走了,他人接班,我才去就说不清了,一是我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二是,我去一说,就暴露了她的工作失误。所以需要尽早去,直接和她说,还不能给她惹麻烦。如果我去补了差价5元,同时导致她受处罚、再扣她工资奖金就坏了,奖金不知道几百元呢!

  再说,去晚了,她可能会着急,说不定自己想起来了,会来找我?可她又不认识我,找不到我。然后,她会着急、上火、生气、忏悔,说不定现在正火急火燎、一身大汗,满地团团转呢!也可能没发现,还不知道错了。

  但是,前提是,不要无形中影响她、伤害她,我不了解店里是什么规定,莽撞地一头闯去,给她添麻烦就坏了。她下班前结账,少了钱,是要自己往里垫的。为她着急——早一点退回去。走,这就去!我翻身下床。去了药店。

  我走进药店、靠近柜台,她还在。幸亏她还没走,而且,只有她一个,可能同事都下班了?天助我也!我故意小声说,防止墙角的几个摄像头录下音像,对她不利,或给她添乱。

  我需要先确认一下,是我错了、她错了?复述一遍买药、结算过程,她竟然不记得细节了。查了一遍柜台上电脑里面的流水账,她才明白,是少收我的:钙片两样总共4瓶,计价时算了一种2瓶,忘了扫描2.5元的两瓶。

  奇怪,我去,她一点也没有显出高兴、喜悦的表情;整个过程,她太冷静了,有过人、超人之冷静。直到我默默转身走出店铺,她始终没笑一下,没说一声谢谢!没说一句礼貌话,比如您慢走,您走好。

  我深表——震惊!

  我处处为——陌生的她着想。为什么连声谢谢也不说?莫非另有隐情?

  我猜有几种可能,比如,店里的摄像头应该能摄录到她的音画?怕说露了馅,摄像头录下来,成了她被处罚的证据?也可能,她从来就不会说谢谢,不懂得应该说一声谢谢?或者,觉得不必说谢谢?这一点芝麻小事,不值得感谢;抑或,她不认识谢谢二字?没学过谢谢二字?或者,她不是中国人,不识中国字?不对呀,我知道,一般的店员,有不少是大中专毕业生,学药学专业的,我以前问过;也可能,她不在意这点小事,在她眼里,觉得是个微不足道不必挂齿的小打小闹,根本不值得张嘴巴?

本文标题: 大卖场,秀人生
本文地址: http://www.ychwg.com/sanwen/youmeisanwen/226738.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月光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民国时期的最后一任保长小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