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囡

当我拎着一把青菜却无法爬上楼梯之时,想起六岁那年出水痘,她端着一碗甜甜的水煮蛋,说,乖,不怕,吃了鸡蛋,身体就会好! 那碗水煮蛋又甜又香又软,团在童年的记忆,热乎乎。现在跑出来,梗在我的喉咙,塞满口腔,变成喘气声跑进又跑出。 一棵白菜,为什么那么重? ...

大卖场,秀人生

时常路过菜市 ...

民国时期的最后一任保长

刘钊彬继续问:“那时保长主要的任务是什么?您怎么完成的。” 刘培生笑笑回答说:“我们保长的主要工作就是应付完成上面派来的‘兵、夫、粮、款’。乡里下任务到保,保下任务到甲,按户的实际派分任务,有户上交到乡里就行。比如要我们出两个兵役,我们就把兵的名字报 ...

铸造,铸造人

(一) 我穿着棉袄棉裤,戴着耳暖,脸上依然冷嗖嗖的;我看到老柳却穿着秋衣秋裤,秋裤挽到膝盖之上,他用毛巾撩水洗腿洗脚呢! 此刻,夜班的师傅们差不多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准备撤离,白班各工序的人员在陆续到来,叉车在转运工件,装载机在把多余的黑砂子抓起来运走 ...

她,消失在水的中央

这几日,睡眠极差,失眠、噩梦…… 梦里,那个叫艳子的女孩,着一袭洁白婚纱,笑盈盈地向我飘来,轻柔柔地说:“老师,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我伸手,想要迎接她,她的身体却淹没在水的中央。她拼命地挣扎,惊慌失措地喊着:“救命啊!救命 ...

鱼汛捞鱼

“嘀铃铃,嘀铃铃……”丈夫手机的铃声打破了炎热沉闷的氛围。他掏出手机:“喂,小李呀,黄河下鱼了?三门峡昨天放水?平陆已捞上鱼了?嗯,我等你,咱一起去 ...

百家姓

一、周姓来源: 1、周姓的最早出现,可追溯到远古的黄帝轩辕氏。据《姓氏考略》所载,相传黄帝时就有一位叫周昌的大将,至商代又有一名叫周任的太史,这两个人的后代都以周为姓氏。 2、出自姬姓,其始祖为周文王。黄帝的儿子后稷,姓姬。后稷是古代周族的始祖。周公东 ...

噘就噘了

好久没有笑恁开心了,笑自己好像个编剧,又似个演员,遗憾今天演的是泼妇角色,如果放我在戏台上,相信一定会卓然出众。 中午,发型屋来了个个子不高瘦精精的男顾客道:“我理发,毛刺哈。”我将才剪了两剪子,他开始摇头晃脑地对着手机噘人,可刺耳,我差点儿把手剪了 ...

南泥湾忆事

题记:一九六五年十月,南泥湾农场成立,编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序列:农建十四师一四一团。从西安招收来近两千知识青年,其中绝大部分是六五届初高中毕业生,他们由此开始了走入了充满酸甜苦辣的人生之旅。几十年过去了,那一些人,那一些事刻骨铭心,让人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三伏天,古城酷热难耐、溽暑难消,抽空回家看看老母亲,借此避避烦煞人的滚滚热浪。 一走进村口,满眼的绿逼眼而来,凉凉的风扑面袭来,看着这蓬勃饱满的绿,吹着阵阵凉爽的风,浑身藏着的暑气瞬即就不见了踪影,留下的,那只有一个字:爽! 此刻,走在乡间小路上,就 ...

秋日云语

因为慵懒,经常赖在床上。看书,写点东西。时间久了,眼困,脖子酸。平躺,放松,望向窗外。我卧室的窗开得很大,很敞亮,淡粉色的窗帘扎成帷幔,雪白的墙壁,加上窗外的天空,或蓝得逼眼,或白得惨淡,阴雨天还黑得吓人。自成一幅幅变幻着的风景画,也可以比作不用操 ...

爱心拯救流浪女

一场秋雨一场寒。 在一个栽种着无数棵高大白杨树的院落里,树叶落了一层又一层。一位老妇人在扫落叶,她穿着深色衣服,有60岁的样子,身材高高的,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不怎么稳当。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她从哪里来,她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没几个人能听懂她的话。虽然 ...

话说陈婆子

每一次,听到楼下有人喊“陈婆子”时,我都会想到戏台子上的媒婆儿,一个巧舌如簧,撇嘴瞪眼的女人。于是,一股笑意便在心头犹然而生。 陈婆子是我楼下的邻居,住在一单元的一楼,不知道何人在何时给她起的这个大号,只是在我认识她的时候,已经是名声在外了,而她真名 ...

老院子·邮递员和老队长

1 又是一个北风呼号的夜晚,小屋里四处透着寒气,我用力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侧过身来看了看对面床上的伙伴丰云,只见丰云戴着厚厚的护耳棉帽子,穿着棉衣蜷缩在被窝里,我心里发笑,可是看看自己不也是这个打扮吗?天太冷了,土炕早已坍塌,只有穿戴棉衣、棉帽才能入 ...

父亲的秋天

秋意渐浓。秋风是个调皮的孩子,在山坡、田野不经意的嬉戏间,洒下金黄与深红,整个村庄就被渲染成了一幅壮美油画。我知道,属于父亲的季节来了。 此时的父亲是欣喜的,看着那渐渐变黄的田野和染上些许萧瑟的山岗,脸如秋菊般舒展,绽满喜悦与欣慰。 首先要收的是山岗 ...

神秘怪石洞,曲径通幽处

走进本溪的怪石洞,犹如步入一个怪石嶙峋、乱石丛生、潮湿透顶的山洞世界。今天来此游览的游人并不多,因此我的欣赏又多了几许细腻,多了几许好奇心理。 沧桑变化使上亿年的历史前,地壳发生了巨大变迁,形成了如今这个奇异、神秘莫测的山洞。据说这是全国唯一的座落在 ...

赴美日记

去美国探亲已办理了签证,购好了机票陆续作出行的准备。儿子给我们添置了快译通、笔记本电脑、相机、摄像机,考虑得很周全。 天瑞那边也对出行作了具体安排,我们将在六月底先去洛杉矶玩两个星期。 这次去在经济上先给天瑞交了个底,旅游准备了一万美元。去了就交给他 ...

心雨

时间穿越了半个世纪,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象两颗星星一样各自运行在自己的轨道,然而这是一次变轨,否则就象在茫茫的人海中连擦肩而过的机遇也不多见。你是我心中的女神,然而只是相见太晚了,时空的隧道,才启开了这一道门,让我欣喜,更让我泪崩…… 第一次见到面就那 ...

相聚半山伴水

初秋时节,阳光依然炽烈。燥热的天气却挡不住我们相识、相聚四十载的同学情谊。与同学们在微信、QQ联系好以后,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确定在风景秀丽的玉皇山风景区,一个半山伴水的静谧山庄吸引着同学们相聚在一起。 车从县城出发沿金堂大道官仓段,一路前行。宽阔的道路 ...

家乡田园

爸爸喜欢雄伟壮观、气势磅礴的瀑布,妈妈喜欢危峰兀立、怪石嶙峋的大山,哥哥喜欢鸟语花香、百花争艳的公园,而我却喜欢五谷丰登、瓜果遍地、秋色绚丽的家乡田园。 去年金秋时节,我和妈妈回到了故乡——泸州黄舣。 吃过午饭,我和小伙伴们像一支支离弦之箭,去家乡田 ...

为冰月彩虹点赞与喝彩

题记:是啊,与你相识的时间不长,却得到你的信任与关注,在网络的通道上相互着许多心思的连线,在那一个个心灵的寄托里,寄托着心底深处的那一分真挚友爱心愿和最诚挚的祝福,春暖花开和美妙,就是共同举杯庆典着我们的辛劳收获,春华秋实的就是分享汗水的沉甸丰盈。 ...

南京一夜

那是一次公务出行,到南京时已是下午五六点钟。时值深秋,北方早已满目萧瑟,这里却还有疏落的绿意点亮着城市的黄昏。小雨一路相随,至此自是更为应景,仿佛雨与江南是天生的一对。 到了宾馆稍事休息就要去参加约见的晚宴,正值晚高峰,车流人流演绎着每一个城市的翻版 ...

枞树菇

我一直相信,人是有前世的。而我的前世,是不是一棵什么植物,像家乡山丘松树下的枞树菇,开着或淡、或浓、或质朴的淡红色花儿。 无论我身处何处,我时常会有意或无意地想起这样一棵植物,这种植物会牵绊着我的神经、情感。我有时就是因为难以割舍,就会试图通过一朵菇 ...

阿香

【前言】 青春的理想最难忘,青春的岁月不变样,至少在回忆中,是不变样的。每当我忆起过去的学校生活时,总会想起一个叫“阿香”的人,自1999年离开校园后,我再也没看到过她了。不知道,当年曾心怀梦想、一心精进的她,如今到底怎么样?毕业十五周年聚会时,班里五十 ...

至爱娘亲

看完母亲的来信,我的手仿佛不能承受信的份量,颤悠悠的。一种无法抑制的情绪如潮水般地涌了上来,在我原本平静的心里化开,接着来的是一波接一波的感动,眼泪在无声无息地流淌着。走在午夜寂静地街道,我的心空落落的,我真的不敢尝试着闭上眼睛去想象来南方漂泊四年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