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旅游鞋吴志俨

一 这几天总是胡思乱想,本想抑制住那条令注意力不集中的神经,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那条神经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地到处乱闯。今天上第二节课时,老师讲的什么我全然不知,只是望着右上墙角出神,幸好老师没叫我回答问题。以前这里曾有一对小蜘蛛在结网,不时 ...

让爱在灰烬里重生

一 灯光下,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很投入地唱着王菲的成名歌曲《容易受伤的女人》,她忧郁的眼神,清丽的容颜,柔美而富有穿透力的歌声,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坐在评委席上的钟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的女子,默默地在“李芸”的名字上打了个全场最高分。 一番激烈 ...

灿烂的微笑

1 陈铁刚刚走进维多利亚酒吧,电话铃就响了,他皱了一下眉头,还是从包里拿出手机。他猜得没错,果然是妻子肖欣然打过来的。他再次皱了一下眉头,还是接过电话,肖欣然没好气的声音传过来:“在哪儿呢?” “维多利亚酒吧。” “上那里去干什么?”肖欣然提高了声音, ...

一本《金瓶梅》

十年前。 夜,一旅馆,前台,我(清洁工),小余(收银员),一位小姐。 小余:“还有钱用吗?” 我:“还有,5毛。” 小余:“我还有20,分10块给你吃早餐。” 我:“好的,谢谢,等我有钱了翻倍给你。” 小余:“你什么时候有钱啊?” 我,一脸茫然。 “咚咚咚……” ...

金花女

金花女是我看着长大的。一个金色的秋天,她爷爷放牛归来,听说喜添了长孙女。看见满地的黄色野菊花,开得灿烂。就取名为金花女。金花女排在老二,上有一哥,下有一个弟弟三个妹妹。 金花名字虽好却命苦,快满周岁时,突然一阵高烧,两腿不能站立。那时,是吃大锅饭年代 ...

千羽

一 圆月,巨石,云海之上,两个人影并肩盘膝而坐。 时而低沉如暮鼓,时而幽深如迷途,余音似轻纱漫过,蒸腾的雾霭开始一丝丝地安静下来。 六孔,三指宽,长五十公分,两条黑色的蛇身交错缠绕组成器身,声音从一只獠牙森然正欲咆哮的狼嘴里发出。这件奇异的乐器正握在一 ...

赤风号

一、 在黑暗的台风之夜,听到了传说中的精灵从海上呼唤着自己名字时,阿龙毛骨悚然了。他更恨起衔着烟斗、故作镇静的养父。 养父老龙头在桃花岛一带渔民嘴里,也算是个半人半怪式的人物。在几十年的撑船生涯里,几次翻船几次死里逃生,一次还落进“台风眼”里,其他的 ...

流逝的生命

一、女孩贴心照顾爷爷 一个20岁的女孩,依偎在爷爷的病床前,担任起了照顾一个生活不能自理老人的吃、喝、拉、撒!她还没对象,这对于女孩来说,是一种多么残酷的考验,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她曾经是一个青春靓丽,活泼好动的阳光女孩,只因这个家庭遭遇的种种磨难, ...

三十九度的风

(一) 青岛到兰州,三十个小时的火车,这样的车程,还没开始,我总会先摇摇头,并伴以紧张沉重的呼吸。 提前两个小时进站,从坐在候车室到上车,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焦躁”,整个过程我只想到这个词了。中午饭刚吃过,食物在胃内灼烧一般,我用手摸了摸肚子,一块 ...

上访

如果不是他来酒店做保卫工作,也许这一生都不会遇见彼此。我们住在一个小城,却是十几年没有见过面。 省纪委巡视组来小城工作,住在我上班的酒店里,公安局、派出所派了人员来做保卫工作。 敲开一零二房间的门,准备进入房间。 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是你吗?老同学,你 ...

一条鱼的悲哀

如果有时间,能否静下心,听一听这条鱼的絮叨? ——题记 静夜,宽敞的客厅里,一条漂亮的鱼,在玻璃鱼缸慢慢地游动,轻轻地诉说: 也许是因为我的漂亮,也许是因为我的易于饲养,总之,我被一个人买下,放进这玻璃鱼缸,作为观赏。我不敢说主人不好,他一直对我很尽心 ...

香元

大家怀疑,莫非,香元是有分身法的。 小城不大,却也参差十万人家。大凡有点头脸的,婚丧嫁娶的场面上,都可以看到香元的。 有时,城北头的武主任家正办着儿子的婚事,谁都留意到了,香元蹲着,用烟去点摊在地上的鞭炮。可几乎在同样的时辰,南头胡经理母亲的丧仪上, ...

九块九的爱情

五月天咖啡厅二楼B座。三年了,每个周末焦伟都会在8号台坐下,点上两杯咖啡,却从来不喝一口,任咖啡渐渐凉去,他沉思中不时看一会手机微信,沉浸在与刘婷婷的美好回忆中。这是他和刘婷婷曾经约会多次的地方,整整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忘记,每每回忆只有疼痛和悔恨,眼中 ...

无语的秋

大国是我的同事,他身高一米八四,这在我们这群平民百姓中算是超高的。我很羡慕他的身高,因为我很矮。 认识他是在三年前,那时我刚调入新单位,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人高马大的却很有耐性,也舍得出力。我工作中常与他打交道,几件事情下来我感 ...

挑担

秋高气爽,正是黄金般的收获季节。 为了贯彻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学校组织我们去崇明学农。 安顿好了住处,我们便投入了紧张的“三秋”劳动。 我和几个同学去的那个队,劳动力比较紧张,收下的稻子往往来不及当天挑走。队里为了照顾我们,让我们和老年妇女一起去翻稻 ...

贫农代表

西风烈烈,残阳如血。 四老汉披着露着棉絮颜色发白的军用棉袄,坐在打谷场边的青石碌碡上,雕塑般地盯着血红的夕阳一点一点儿的被西山慢慢地吞噬,细长的脖颈上顶着个硕大的光脑袋,在残阳的照耀下泛着一层油光闪闪的亮光,两只浑浊无神的眼珠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以 ...

讲座

讲座 这是一场讲座,座无虚席,大家都等待着大师的到来,因为大家知道这个大师的名气很大,出场费异常的高。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聆听大师的讲座,简直是最荣幸的大事,所以大家一早都来了,广场上已经坐满了人。广场上搭建了一个很高的舞台,舞台是非常考究的。 ...

我想多陪你一会

甜甜是莲姑抱养的女儿,莲姑是一个善良温柔,心灵手巧,勤快整洁的好女人,婚后好长时间没有怀上孩子,在母亲的劝说下,抱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甜甜,盼望着日子甜甜蜜蜜过下去。 甜甜一天天地长大,越长越可爱,像只美丽的小蝴蝶整天绕着莲姑翩翩起舞。每当她在莲姑怀里 ...

狗剩疯了

1 “狗剩疯了 ...

阅读的青春

二零一六年高考作文试题是“……我的阅读青春”。 考生张世华面对这试题一下子就蒙灯了!他两眼紧闭,愣怔着。他心思,这考题不是让我说瞎话吗?没错的,就像材料里写的,现时阅读的平台多了,网上阅读纸质阅读,似乎人们阅读视野那是开阔无比了。可说实在的,这中学生 ...

驻足在风中的记忆

年尾将至,即将迎来一个崭新的开始,而时值这个新旧更替的岁月里,有户人家正一筹莫展着。这户人家住在位于村口小溪的破旧瓦房里,除了三间不大的屋子,两间猪圈和一间简易的灶房都是用泥土砌成的,至于像样的东西,着实没什么可以拿得上台面。 在村庄每一个充满希望的 ...

失火的天堂

阳阳是父母酝酿期盼了好几年,才呱呱坠地的。两个姐姐没有圆满父母生儿育女的梦,计划生育的政策怎能浇灭他们的心愿?迎接他的是灿烂无比的笑脸,和一片爱的海洋。也许,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世界便是天堂的模样。 爸爸在公社的供销社上班,妈妈是村里的赤脚医生 ...

大家一块儿走

最近,动物世界不再太平。 随着羊国的伟大复兴与迅速崛起,使各国纷纷产生妒恨,引起恐慌和不安,尤其是动物王国——狼国,更加如坐针毡。 狼国野心勃勃,诡计多端,它突然间想起了犬国。国王狰狞地笑啦:对,就利用这个国家,借刀杀人! 犬国慑于狼国的淫威,虽心有不 ...

总是心太善

我总是心太善。这不,前两天听说市里一个好朋友遇到困难,今天我就冒着酷暑,在他没开口向我借钱的情况下,特地来市里送钱给他救急。 为了体谅他的窘迫,中午我不但不吃他的饭,反而叫上他去了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吃饭。 喝一下午茶后,五点多钟,我便来到了车站,准备坐 ...

笑语走红

一个朝阳走红的日子,阿旺带着一个真皮包,朝着湘江南岸的一个大学门口奔去。 阿旺很激动,因为今天他要第一次看领袖的故里,感受一种莫名的欣慰。当时针指向八点整的时候,车队还没有来。 这个时候,阿旺感到很着急,因为突然他肚子不舒服。 可是估计车队就要来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