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金瓶梅》

十年前。 夜,一旅馆,前台,我(清洁工),小余(收银员),一位小姐。 小余:“还有钱用吗?” 我:“还有,5毛。” 小余:“我还有20,分10块给你吃早餐。” 我:“好的,谢谢,等我有钱了翻倍给你。” 小余:“你什么时候有钱啊?” 我,一脸茫然。 “咚咚咚……” ...

一条鱼的悲哀

如果有时间,能否静下心,听一听这条鱼的絮叨? ——题记 静夜,宽敞的客厅里,一条漂亮的鱼,在玻璃鱼缸慢慢地游动,轻轻地诉说: 也许是因为我的漂亮,也许是因为我的易于饲养,总之,我被一个人买下,放进这玻璃鱼缸,作为观赏。我不敢说主人不好,他一直对我很尽心 ...

香元

大家怀疑,莫非,香元是有分身法的。 小城不大,却也参差十万人家。大凡有点头脸的,婚丧嫁娶的场面上,都可以看到香元的。 有时,城北头的武主任家正办着儿子的婚事,谁都留意到了,香元蹲着,用烟去点摊在地上的鞭炮。可几乎在同样的时辰,南头胡经理母亲的丧仪上, ...

九块九的爱情

五月天咖啡厅二楼B座。三年了,每个周末焦伟都会在8号台坐下,点上两杯咖啡,却从来不喝一口,任咖啡渐渐凉去,他沉思中不时看一会手机微信,沉浸在与刘婷婷的美好回忆中。这是他和刘婷婷曾经约会多次的地方,整整三年了他还是不能忘记,每每回忆只有疼痛和悔恨,眼中 ...

无语的秋

大国是我的同事,他身高一米八四,这在我们这群平民百姓中算是超高的。我很羡慕他的身高,因为我很矮。 认识他是在三年前,那时我刚调入新单位,他是我的顶头上司,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人高马大的却很有耐性,也舍得出力。我工作中常与他打交道,几件事情下来我感 ...

挑担

秋高气爽,正是黄金般的收获季节。 为了贯彻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学校组织我们去崇明学农。 安顿好了住处,我们便投入了紧张的“三秋”劳动。 我和几个同学去的那个队,劳动力比较紧张,收下的稻子往往来不及当天挑走。队里为了照顾我们,让我们和老年妇女一起去翻稻 ...

贫农代表

西风烈烈,残阳如血。 四老汉披着露着棉絮颜色发白的军用棉袄,坐在打谷场边的青石碌碡上,雕塑般地盯着血红的夕阳一点一点儿的被西山慢慢地吞噬,细长的脖颈上顶着个硕大的光脑袋,在残阳的照耀下泛着一层油光闪闪的亮光,两只浑浊无神的眼珠一动不动,不仔细看,还以 ...

讲座

讲座 这是一场讲座,座无虚席,大家都等待着大师的到来,因为大家知道这个大师的名气很大,出场费异常的高。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聆听大师的讲座,简直是最荣幸的大事,所以大家一早都来了,广场上已经坐满了人。广场上搭建了一个很高的舞台,舞台是非常考究的。 ...

阅读的青春

二零一六年高考作文试题是“……我的阅读青春”。 考生张世华面对这试题一下子就蒙灯了!他两眼紧闭,愣怔着。他心思,这考题不是让我说瞎话吗?没错的,就像材料里写的,现时阅读的平台多了,网上阅读纸质阅读,似乎人们阅读视野那是开阔无比了。可说实在的,这中学生 ...

大家一块儿走

最近,动物世界不再太平。 随着羊国的伟大复兴与迅速崛起,使各国纷纷产生妒恨,引起恐慌和不安,尤其是动物王国——狼国,更加如坐针毡。 狼国野心勃勃,诡计多端,它突然间想起了犬国。国王狰狞地笑啦:对,就利用这个国家,借刀杀人! 犬国慑于狼国的淫威,虽心有不 ...

总是心太善

我总是心太善。这不,前两天听说市里一个好朋友遇到困难,今天我就冒着酷暑,在他没开口向我借钱的情况下,特地来市里送钱给他救急。 为了体谅他的窘迫,中午我不但不吃他的饭,反而叫上他去了另外一个朋友那里吃饭。 喝一下午茶后,五点多钟,我便来到了车站,准备坐 ...

心佛

一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周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天空一片蔚蓝,飞鸟成群划过天际。听,远处传来空灵清脆的木鱼声。循着声源,走入那翠柏苍松之间,忽见一座隐于山林的巍峨寺庙。它的名字叫卧佛院(下寺)…… 二 唐朝自开元盛世之后,便渐渐开始走下坡路。直至最后的 ...

古宅

很小的时候,从这里经过,觉得这里非常神秘,整天地关着门,大门黑乎乎的,门口长满野草。这个院子里村里有半里地,孤零零地在荒郊野外。我记得小时候淘气的时候,母亲指着这个院子吓唬我:“不许哭,再哭把你扔进吴园里,那里有老马虎会吃了你。”我的印象里那个老马 ...

贾二别传

贾真,排行第二,因此从小就会作假坑人,人们便去其“真”,直呼贾二。 贾二自称是《红楼梦》里贾雨村的第127代孙,凭着贾元春的关系,挨上了皇亲国戚的边儿,又靠着贾雨村的势力,在葫芦庙一带欺人逞狂,自命不凡。其实,众人都不把他看在眼里。 九十年代初期,贾二在 ...

水龙头

晚上,妻子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他独自享用了。妻子减肥不吃晚饭,他喜欢每天晚上吃得饱饱的,喝口小酒,多年养成的习惯。 妻子去刷碗,水龙头坏了,妻子拿着水龙头的把儿,对他说:“老公,你看水龙头断了。”他说:“怎么弄的?”妻子说:“时间久了,快十年了,该换 ...

扶贫笔记:舒大娘谈家事

我没进过一天学堂门,没文化。你们是干部,别笑话。 你们说什么?群众推荐俺当贫困户?调查调查?俺自己可没要求!穷?现在,俺不愁吃不愁穿的,咋能算穷呢?和以前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哟。 就说俺爹吧,那时候那个穷 ...

一念得失

小镇的西北角原来有一大片民居平房,这些年,国家大搞农村建设,小镇上不知来了几波开发商,想与政府商议要开发此处。临近中心的地带被一伙儿一伙儿地承包出去,建起了高楼,我家就住在这样的小区。 每天早晨,阳光照进卧房,我都会爬起来站在窗前,极目远眺,因为这个 ...

大灰狼&小红帽

1.从前有一条大灰狼。 一条饥肠辘辘的大灰狼。 他现在正蹲在一户人家的门外,注视着屋内那个跑来跑去的美味食物。 三年前的这户人家,在一个夜晚诞生下了一个小姑娘。 那时的大灰狼便趁着人们都忙累休息时,偷偷溜进去想把小姑娘吃掉。 大灰狼:“对着我眨眼睛没用。” ...

都是卧底

【都是卧底】 晚上九点十九分。在一家大宾馆的三三零八号包房里。工作组组长严步舜约谈津海市纪检委书记蒋家化。 严步舜板着面孔问道:“若干份检举信上,揭发你检举你,韩园国际贸易公司老总焅回禄,曾一次性送给你五百万美金。这是不是事实啊?” 蒋家化笑道:“是事 ...

智斗

刚上班的车间里,一群女人穿着工作服,围成一团,都在听另一个年轻女人说着什么,忽然,整个车间里炸开了锅,笑的不亦乐乎。 这群女工,有的笑得圪蹴下来,有的笑出了眼泪,只有中间讲话的那个女孩,却一点没笑,她不但不笑,还板着个脸,显得特别严肃,她顺便用胳膊捣 ...

街头闹剧

风摇着路旁的大桦树,满树发黄的叶子随风窃窃私语,时而漫悠悠落下几片。一只喜鹊站在树顶的窝边喳喳地烦恼着,似乎谁吵醒了它。马路上南来北往的车辆络绎不绝,树下一三轮司机从临街商部里搬出了一张被磨得光溜溜的木头小方桌,放在大树下,他顺手把一沓扑克牌拍在了 ...

饭局

“铃铃铃……”李凡接起电话,“喂?” “快快快,下楼去吃饭。我和你平叔叔在小区门口等着呢 ...

撕裂

一个女人要有一个屋子,在这个屋子里,她可以不受打扰地做她想做的事。这是弗吉尼亚·伍尔夫写的?《一件自己的房间》提到的。女人的安全感在于物质的满足,张梅在她人生奋斗的第十个年头终于靠自己的能力买到了一套房,虽然只有一室户,但这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

生死时速

人生无非是等车的路上。“您好,列车即将进站……”从昏暗的黑洞里,突然闪出了一道亮黄色的光,两个巨大的车前灯照得眼睛有点刺痛。当门刚开的时候,一个黝黑皮肤的老太搀扶着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老头下来。 “你好点了吗?”老太对着老头说。 老头沉静了一下,头上冒 ...

猪丢了

一天老公邀请他同事两口子来家小聚,饭后两家人拉开了麻将小战场,边打麻将边闲话家常。老公打出一张八万,问:“你们家莎莎什么时候结婚呀?到时候要提前通知,不然我这边腾不出时间去帮忙。”莎莎是他同事的女儿,谈了一个男朋友是在县政府工作的公务员,听说家境还 ...

Top